「你真的覺得自己有改變?還是跟以前一樣啊,算了吧。」

記得最近跟友人吃飯的時候,跟友人說到自己這年來好像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,好像認識了自己多一點,也好像終於找到了「遊戲」的說明書。

近一兩年寫多了一些社會創新、時事評論的文章,這邊算是荒廢了。晚上心血來潮,終於花了些時間重新整理這些年來寫的旅遊文章,看起來竟有一種不堪回首的感覺。

「你寫的文章總是虎頭蛇尾,毫無價值,其實你有沒想過當初喜歡你這個專頁的人都『死』了?」

又記得數年前曾經有朋友對我當頭捧喝,當時當然有點不是味兒,但我也知道她說的沒錯,只是沒有時間好好思考和行動。其實自從我畢業當上旅遊記者以來,就一直很希望報導更多有關社會創新的故事,希望可以為旅遊注入更多價值。

但現在看來,就發現自己過去的文筆幼嫩,沒有寫出太多好的故事。好的故事,能夠歷久常新,能夠讓人記得。以前很喜歡寫字,總覺得這是整理思緒的好方法。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,對我來說從來不是一件困難的事。但社會發生的事情太多,說得太多,寫得太多,最終都沒有做到了甚麼,又好像有點煩悶,有點矯情,所以就沒寫那麼多了。

半個旅遊記者的故事-南極之旅

又想起有年,人在南極,風景很美,卻感受不到想像中的快樂。

我記得我當時是用「失去了味覺的廚師」來形容自己的。不經不覺就4年,好像學懂多了很多,能夠駕馭的資源也多了,但原來在某程度上,我還是在原地踏步。

「30歲人都重咁柒的話就應該成世都係咁架啦,你認命啦。」

常常有人問我,到底我希望成為一個怎樣的人?我最想做的是甚麼事情?一直以來都沒有很確實的答案,曾經比喻說過想建一個小島,現在是建橋的階段,後來有人說如果你弄不清楚心目中小島的形態,最終只會滿島垃圾。

記得有次嘗試催眠的時候,我問催眠師,為甚麼我心裡總好像有塊無形的玻璃,隔著一些情感。於是就嘗試回到過去,尋找那個「內在小孩」。最終好像沒有找到,我也找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但慢慢地,我明白到自己現在所擁有的、得到的,已經超越了我本來的角色設定。這樣想的話,其實甚麼事情都是Bonus,做到的,固然好,做不到的,也不用太介懷。

好吧,最後也說說明年目標,希望可以建立好一套做事的系統,確立一些合作模式,減少親自處理的事項,也祝願各位平安安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