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沙尼亞的秋冬

「航班即將抵達香港,現時香港的溫度是攝氏32度。」

中秋長假過後,從愛沙尼亞回到香港,在機上聽到這樣的一句廣播。在香港,一年四季的分別變得愈來愈模糊。以往立秋,就是秋涼的開始,適合登山遠足,天氣也會漸漸變得乾燥,現在,中秋以後,天氣還是一樣炎熱,秋天的時間也變得愈來愈少。

這樣的情況,在愛沙尼亞不會見到,因為那裡四季分明,秋天的時候,確是涼意陣陣,又不致於漫天雪地。和愛沙尼亞結緣,是在去年11月初的時候,那年下雪早了,漫天雪地;今年早了1個月到來,有些地方仍然綠草如茵,有些地方則漸漸變色,黃葉片片。

愛沙尼亞的冬天

以前的人會說不時不食,一年四季,各有特色,不論是食材還是我們的生活,其實都對季節與時令有種講究。也是因為這種講究,也會讓我們更敏於外間世界的變化,敏於觀察這個花花世界。

愛沙尼亞,這個位處波羅的海的小國,不單風景怡人,民風更是純樸。在這裡,土地不是一個問題,因為從不短缺,金錢也不是衡量一個人成功與否的指標,快樂與否才是關鍵。一年四季,慢慢感受,隨遇而安,就是愛沙尼亞農村人的生活態度。

愛沙尼亞金秋

愛沙尼亞之冬

鏡頭一轉,來到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,同樣精彩。塔林城內主要分為庭堂山區和下城區,興建了宏偉的教堂、中世紀時代建成的市政廳,還有不少有愛沙尼亞鄉村特色的建築,是藝術與文化的結晶。

記得去年來到塔林的時候,漫天雪地,寒冷非常;今年再來,卻有幾分秋意。事過境遷,今年的愛沙尼亞,雲淡風輕,在同一的天空下,想想自己這年走過的路,還真的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記得去年這個時候,我還在為 Traveler Stores 這個計劃堅持,當時剛剛談妥了一個大的合作,滿心歡喜。那時的我說

我:「我有信心今次東帝汶的咖啡可以賣出。」

友:「如果賣不出呢?」

我:「如果連這款產品也賣不出的話,這家士多也應該要結業吧,可能是方向根本就不對。」

友:「那你會不會很傷心?」

我:「也不會啊,可能到最後,成功跑出的是別的項目,又或者我會發現原來我是不適合創業或做這麼多事情的,選擇要安安份份地工作,這也是一種學習和經歷。」

是啊,經過這一年的洗滌, Traveler Stores 也真的暫停了,我也發現自己原來真的不太適合創業,也不適合做一個所謂領袖的角色,因為我這種人太懶惰了,哈哈。但不打緊,潮起潮落,未到最後,我們還真的不知道所走的路是會怎樣的。

而今次再來到塔林,逛街的時間比上次多,住的地方也選擇了好一點的,於是就選了 Hotell St. Barbara 這家位於塔林古城旁的酒店。跟愛沙尼亞這個國家的性格一樣,酒店沒有特別的奢華,但住起來卻有種舒適和親切的感覺。事實上,我很怕一些裝潢得像藝術品的酒店,觀賞是可以的,但住起來卻不是特別自在。

 

能夠再次走在塔林,跟一班新相識的朋友碰杯,是一種緣份,也是一份快樂。但願下次再有機會來到愛沙尼亞的時候,可以感受另一種快樂。

文、圖:Dan @ 半個旅遊記者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