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路慢慢是如何走過?半個旅遊記者的迷惘

畢業之後,我當了一年多旅遊記者,之後又在一家公營機構做過一年多,之後再回歸旅遊業,負責一個攝影網站的旅遊頻道發展。有不少朋友會問,看你常常飛往不同的地方很快樂,但你生計還好嗎?託賴,這些年來遇到的上司、老闆都對我不錯,生計不算是個大問題。不過也不免會想想這樣走下去,能夠走得多遠?

DSC_7849

記得去年的 11 月底發生。突如其來的,跟女朋友分開了,接著家中有長輩離世,再有跟我同齡的朋友胃癌病逝,一切一切,都來得很快,來不及反應,也來不及悲傷。我只是知道,是時候要停一停,想一想甚麼才是最重要的。

可是嘛,我這個人就是坐不定,今年 2月初的時候,我竟然投入了一場選舉,參與了「薯仔」的工作,擔任競選義工。這個多月來,因為「薯仔」的關係,接觸了不少市民,其實說到底,在支持曾俊華背後,我們都不過是有個卑微的願望 - 希望香港可以變回一個有規有矩的地方。這,不只是策略或原則,也不只是支持甚麼人、造甚麼神的迷思,而是一個最大公約數,一個共同的願望。

曾俊華,義工

這個多月的參與,不敢說自己貢獻到甚麼,在歷史上,我們都只是微不足道的過客,不過有幸參與其中,見證著這段歷史,確是與有榮焉。一直以來,我都希望自己的存在,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有一點點的不一樣。夢醒,可能世界仍然在轉,可能已經變得不太一樣,但其實面對眼前的慢慢長路,其實我們又何曾知道走下去是否會有成果?又是否可以一直走下去呢?

人在旅途,找到一個可以互相扶持的戰友並不容易,如果是身邊人的話就更難,特別是在我們這段 20 到 30 歲的時候。可以說,現在這個階段,看似很多事情在起步,也可以說是一無所有。人的青春有限,在這個一無所有的時候,又常常飛來飛去,怎能令身邊的人對你有信心呢?是否需要安身立命,找一條「正常」的路走呢?

DSC_7845

或許有人會羨慕飛在藍藍海上的海鷗能夠自由自在,可以不怕狂風巨浪,但其實每個人也有自己的難處,就像海鷗一樣,飛來飛去,有時都不一定知道自己該往何處。

下一站會到哪裡?我不知道,我只是知道我們還是要相信自己的初心,不要動搖。因為這份希望,是繼續走下去的動力。在此也感謝各位讀者一直以來的支持,無論發生甚麼事,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,走下去的,就讓我們一起看看之後會遇上甚麼人甚麼事,走上一條怎樣的旅途吧。

文、圖:Daneil @ 半個旅遊記者的故事

相關閱讀:旅遊教曉我的事系列